这是优良条目,点此获取更多信息。
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

卫星科幻

中文维基百科【维基百科中文版网站】
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
照片
《卫星科幻》创刊号,封面由埃德·艾姆许威勒设计[1]

卫星科幻》(Satellite Science Fiction)是美国科幻杂志,1956年10月至1959年4月经里奥·马古利斯的名望出版公司发行,起初为文摘杂志大小,每期刊登一部中篇小说和少量短篇,旨在同当时市场份额不断扩大的平装书竞争。《卫星科幻》前两期由小山姆·默温主编,离职后马古利斯接手,两年后再聘请弗兰克·贝尔纳普·隆主编1959年2月刊。从这期开始,《卫星科幻》改为信纸(又名四分)尺寸,目的是让杂志在报摊上更显眼。然而事与愿违,得知销售数据后马古利斯马上决定停刊。

杂志刊登的作品包括菲利普·狄克第一部小说《宇宙木偶》,还有阿尔及斯·布德里斯杰克·万斯一些广受好评的作品,不过整体而言小说品质参差不齐。短篇文章作者包括艾萨克·阿西莫夫亚瑟·查理斯·克拉克里昂·斯普拉格·德坎普山姆·莫斯科维茨为早期的《卫星科幻》写过一系列文章,这些文章后来经修改收入他的著作《无限探险家》。1958年,马古利斯找到1894至1895年间最早出版H·G·威尔斯名作《时间机器》的杂志,将其中一些之后每次重印都被删掉的内容刊出。

出版史[编辑]

1952年,里奥·马古利斯(Leo Margulies)和劳伦斯·赫伯特(H. Lawrence Herbert)创立“特大号出版公司”(King-Size Publications),出版作品包括《圣徒神秘杂志》(The Saint Mystery Magazine)和《奇幻宇宙》(Fantastic Universe[2]。1956年,特大号已负债累累,马古利斯将股份卖给赫伯特[3],用得来的钱创立名望出版公司(Renown Publications),并于1956年9月创办《迈克尔·沙恩神秘杂志》(Michael Shayne Mystery Magazine),次月又发行《卫星科幻》创刊号[4][5],马古利斯几位老友经营的PDC公司负责杂志分销[6]。《卫星科幻》起初是双月刊,马古利斯希望将来能办成月刊[7]。小山姆·默温(Sam Merwin Jr.)是首任主编,从20世纪30年代就开始与马古利斯合作[6]。马古利斯还希望创办名望丛书(Renown Books),每月发行四本书籍,其中一本为科幻小说,内容先经《卫星科幻》刊载,之后再出书[8]

默温在杂志发行两期后离职,马古利斯从1957年2月刊起亲自接手主编职务[9]。为了让《卫星科幻》在报摊上更显眼,马古利斯从1959年2月刊开始把杂志尺寸从原本的文摘杂志大小扩大到信纸(又名四分)尺寸,并改为月刊,由弗兰克·贝尔纳普·隆(Frank Belknap Long)担任主编[10]。事与愿违,尺寸加大的同时成本随之提升[9],改版后的第一期销量很不理想,马古利斯看到销售数字后马上决定停刊[10]。1959年6月刊内容已经编排完成,但没有印刷大货,只有部分收藏爱好者辗转取得其中部分图样[10][11][注 1]。《卫星科幻》停刊同时也意味着马古利斯对名望丛书的设想沦为泡影[8]

内容[编辑]

照片
1956年12月《卫星科幻》,封面由凯利·弗里亚斯创作[13]

20世纪50年代中期,平装书在美国科幻作品市场所占份额节节攀升,许多读者喜欢从中阅读科幻小说,并且大部分更中意短篇。为了对抗来势汹汹的平装书,马古利斯决定在每期杂志刊登一篇完整小说。以《触目惊心的故事》(Startling Stories)为代表的纸浆科幻杂志就曾沿用这种策略,马古利斯曾任该杂志编辑部主任。以往的文摘杂志极少刊载长文,1.5万字就足以列为小说,但马古利斯要求《卫星科幻》刊登的小说要长得多,平均达到四万字。[5][9]马古利斯在杂志广告中使用口号“本杂志就是书!”[5]而且大部分封面还有标语“每期一篇完整科幻小说”[7][14]

前两期杂志的小说分别是阿尔及斯·布德里斯(Algis Budrys)的《地球来的男人》(The Man From Earth)和菲利普·狄克的小说处女作《一杯黑暗》(A Glass of Darkness)。两篇小说几年后都发行平装书,书名分别是《地球上的男人》(Man of Earth)和《宇宙木偶》(The Cosmic Puppets[9]。前两期内容质量很高,无法长久保持,科幻史学家马尔科姆·爱德华兹Malcolm Edwards)和迈克·阿什利(Mike Ashley)都认为此后的杂志品质不及[9][15]

第三期刊出哈尔·克莱门特Hal Clement)的《掠夺星球》(Planet for Plunder),以外星人前来地球执行任务的视角讲述。这篇文章长度达不到马古利斯的要求,于是默温自行新增两个章节,从人类角度讲述,再把两种视角的章节交替刊载。[15]阿什利对1972年出版的《掠夺星球》原著评价很高,在他看来,默温当年的行径纯属画蛇添足,堪称“怎么把好故事讲烂的典范”[16]。爱德华兹和阿什利还觉得有两篇小说特别值得一提,分别是J·T·麦金托什J. T. McIntosh)创作,1958年8月刊登的《百万城市》(One Million Cities),以及杰克·万斯创作,1957年12月刊载的《包星语言》(The Languages of Pao[9][17]。科幻作品评论员彼得·尼科尔斯Peter Nicholls)和大卫·兰福德David Langford)认为,《包星语言》堪称科幻作品应用语言相对论的典范,该理论认为,人对现实的感知由他的语言决定[18]。1958年2月《卫星科幻》刊登弗兰克·贝尔纳普·隆(Frank Belknap Long)的小说《遥远恒星的任务》(Mission to a Distant Star),马古利斯一度考虑将其作为名望丛书的第一本小说出版[8]

前五期杂志刊登的都是原创小说,但1957年8月刊登的《慧星年》(The Year of the Comet)属于转载作品,该文由约翰·克里斯托弗(John Christopher)执笔,1955年在英国发行,只是还没有在美国出版。后面又有多期杂志刊登再版小说,如查尔斯·埃里克·曼因Charles Eric Maine)的《火墙》(Wall of Fire)、埃德温·查尔斯·图布E. C. Tubb)的《复活的男人》(The Resurrected Man),以及诺埃尔·鲁米斯Noel Loomis)的《绝对运动的男人》(The Man With Absolute Motion),这些小说都曾于数年前在英国出版,没有在美国发行。[10]

照片
1959年2月的《卫星科幻》改为信纸尺寸,封面由亚历克斯·绍姆堡创作[19]

每本《卫星科幻》杂志刊载的文字约为5.3万,留给其他体裁文章的空间很小,所以大多是一些笑话,或对某个构想的简短介绍。例如迈克尔·色拉(Michael Shaara)的《四百亿美元的门》(Four-Billion Dollar Door)就虚构首次载人登月的笑话,航天器顺利登上月球后,里面的人却发现门冻得封死了,根本没办法打开。[20]这些短篇文章的作者包括亚瑟·查理斯·克拉克达尔·斯蒂文斯Dal Stivens)、艾萨克·阿西莫夫和里昂·斯普拉格·德坎普(L. Sprague de Camp)等[9][21]。马古利斯得知H·G·威尔斯1895年的小说《时间机器》自1894至1895年在《新评论》连载后,之后每次再版都有几页内容被略去,所以他为图书馆搜索付费,结果就在办公室街对面的纽约公共图书馆找到登有那几页的杂志。省略的内容讲述人类在遥远的未来退化成类似兔子的小动物,马古利斯将其放入1958年8月的《卫星科幻》。[7]

1957年2月,《卫星科幻》增加书评专栏,由山姆·莫斯科维茨(Sam Moskowitz)操刀。很快,专栏就转变成评述早期科幻作品的系列文章,最早的一篇是《地球卫星的真实故事》(The Real Earth Satellite Story),在1957年6月的杂志发表,围绕早期科幻作品中的卫星展开。莫斯科维茨还提议刊登评论中讨论的作品作为补充,如费兹·詹姆斯·奥布赖恩Fitz James O'Brien)1864年的短篇《我是如何克服重力》(How I Overcame My Gravity),该文就同讨论奥布赖恩的评论一起登上1958年6月的杂志。这些评论许多还有配图,基本是仿制早期画作或书籍封面。莫斯科维茨后来把他的大部分专栏文章收入著作《无限探险家》(Explorers of the Infinite),只是省掉杂志附图。[21]

除最后一期外,马古利斯为每期杂志写有社论[7][14]。1959年4月他在社论中表示,信件专栏是为了加强“作者和读者之间的联系”[7],并在下一个月的杂志开通信件专栏,但这却已经是《卫星科幻》的绝响[14]。迈克·阿什利认为杂志的美术表现平平无奇,只有亚历克斯·绍姆堡Alex Schomburg)创作的六个封面值得肯定,至于书内大部分由里奥·莫雷(Leo Morey)绘制的插图就实在“平庸至极”[10]CITEREFWeinberg。

1959年初杂志尺寸加大后,马古利斯放弃每期杂志刊登一整篇小说的政策,新增“失落的故事系列”栏目,根据读者要求刊登老文章,其中第一篇是拉尔夫·米尔恩·法利Ralph Milne Farley)1932年创作,应席奥多尔·史铎金要求刊登的短篇《绑架者小数字》(Abductor Minimi Digit[10]。1959年6月刊虽然没有发行,但原计划刊载菲利普·何塞·法默作品《奇怪的诞生》(The Strange Birth[22]。该文后由1960年5月的《奇幻与科幻杂志》(The Magazine of Fantasy & Science Fiction)登出,标题改为《姐姐,向我敞开身心》(Open to Me, My Sister[23][24]。1959年7月的《卫星科幻》没有面世,但有一张封面样图存世,可以看到计划刊登的部分内容。两期未发行杂志的小说或其他文章作者包括亚瑟·查理斯·克拉克、范·沃格特弗兰克·赫伯特等,这些内容此后大多经其他途径出版。[24]

书目详细信息[编辑]

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
1956 1/1 1/2
1957 1/3 1/4 1/5 1/6 2/1 2/2
1958 2/3 2/4 2/5 2/6 3/1 3/2
1959 3/3 3/4 3/5 3/6
《卫星科幻》出版详细信息,表格最左侧是年份,上方是月份,其他数字代表“卷号/期数”,
浅蓝色代表小山姆·默温主编,黄色是里奥·马古利斯,紫灰为弗兰克·贝尔纳普·隆[25]

《卫星科幻》前十四期为双月刊,文摘杂志大小,每期128页;后四期改为月刊,信纸尺寸,64页。所有杂志分三,每卷六期,每期价格一直是35美分。前两期由小山姆·默温主编,离职后马古利斯接手,直到改为月刊时才由弗兰克·贝尔纳普·隆担任主编。[25]马古利斯的夫人是每期杂志的总编辑,使用娘家姓署名西尔维亚·克莱曼(Cylvia Kleinman[25][26]。所有杂志均由马古利斯全资持有的名望出版公司发行[25][26]

参见[编辑]

注释[编辑]

  1. ^ 据科幻史学家迈克·阿什利1978年记载,除送往美国国会图书馆注册版权的两本外,还有两本1959年6月的《卫星科幻》确知存世[12]

脚注[编辑]

来源[编辑]